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
您的位置:安徽网首页 » 淮南新闻 » 淮上诗评 » 正文

【淮上诗评】(第七十三期)尚兵诗歌简评

刘斌介绍

尚兵将他的诗集《摸象手册》、随笔集《回声记》寄给我有一段时间了,他希望我给点意见。说实话,我对他的作品心中没太大的把握,没把握的事情怎么能信口开河呢?尚兵的作品是极具独特性的,而且,他也是一直将之作为自己的艺术事业很认真地探索追求着的。但我也不能辜负他的信任。我只是想说,这是我的不成熟看法,尚兵和读者朋友姑妄听之吧。

我感觉尚兵的诗歌是一种类似纯诗的写作,是脱离了当下流行的诗歌语境,努力剥离政治、历史、道德等对语言的侵蚀与浸染,是让语言进入一种“失去象征的世界”,是一种类似罗兰·巴尔特所说的“零度的”“中性的”“不在的”“纯洁写作”。罗兰·巴尔特曾经说过:“文学中的自由力量并不取决于作家的儒雅风度,也不取决于他的政治承诺,甚至也不取决于他作品的思想内容,而是取决于他对语言所做的改变。”同样的,尚兵也说:“我建议那些试图在诗语言中寻找眼泪:安慰、悔恨、救赎的人应该去读读《知音》、《家庭》,《法制》一类的杂志……我建议那些试图在诗语言中寻找社会良心,承担社会伸张正义的人不如看看《新闻观察》、《深度调查》。我以为诗本质上是不断确认语言内部‘词语之间的意义联系的边界’,是对已知的‘意义‘的无限清除,诗本质上不是对‘已知’的明晰(在广义上那都是社会学,政治学甚至是哲学的活儿)而是对‘未知的’的持续回应,把诗写的自觉落实到语言的自觉。”对此,我想说,作为一种诗歌艺术的探索,是可以理解和值得尊敬的。我还想说,尚兵的这些尝试与探索,其执着其勇毅也是堪为嘉许的。还有,从这些诗作看,尚兵似乎也领悟到语言深处某些神性与灵动,某些隐秘而奇异的声音,其作品也若隐若现了一些有意味的形式。

可是,我还有我的担心。因为这样的纯诗的探索中外不乏先例,国外的像爱伦·坡、马拉美、瓦雷里等,国内的,如早先的非非主义的何小竹、杨黎等人。何小竹就写过《组诗》,杨黎也有类似的作品,照杨黎的说法是:“诗是能指对所指的独立宣言。”实践证明,他们的实验好像都无疾而终了。瓦雷里就说过纯诗实际上也就是诗歌的一种理想的状态。而罗兰·巴尔特更是将自己早期的理论称之为“语言的乌托邦”。何小竹不知道是否写了,杨黎后来则成了“废话教主”。著名诗人朵渔评论说:“‘废话’并非无关紧要的话,它是一种开启,说出了本然存在的事物。它也许不是‘有话要说’,但也并非真的‘无话可说’……它从最原始的经验开始,最终抵达世界的神秘之境。因此,没几个人真正说得好废话。”朵渔的意思是“废话”是一种“无”,这“无”若真是“无”就真的是“废话”了。我还想说的是,诗歌艺术发展到今天,早已不是诗人一个人的事情了,更不是单纯的语言的事了。的确,作品是诗人的,但又不完全是诗人的。没有读者的介入,那诗就没完全写出来;更何况,人光写诗也并不就成为诗人,人还得靠自己的诗歌把自己写成诗人。诗歌最高的境界还是诗人合一,是人在诗中获得一种崭新的生命。

附:诗人简介及代表作

尚兵,抵达诗派代表人物,与汪抒、江不离创办《抵达》诗刊,创立抵达诗派。


中心论

黑板  白粉笔  有助于提高视力

一时糊涂  记下:独自去爬山

挖野菜、烤红薯  反省的时间越来越少

在山上兜圈子  不如找人较较手劲

过程算什么  力气算什么

心中快活最重要  追求简单

举个例子:经过一片鱼塘

突然对鲫鱼发生兴趣  鱼肉鲜美

可别把“活蹦乱跳”当回事儿

一认真  要么忘记避雨

要么看见汽车一头冲进蛋糕房

意外发生  无非提醒:买桔子

吃桔子  应以桔子为中心

 

  发送平均

摄取盐分  为准备一次长跑?

或者说长跑服从精心

设计:长筒皮靴以及晚宴不归

盐分发送平均  使男女

出双入对 头发浓密 大多来自

新生儿的诱惑 出生率采取

公平原则:使老爸变成老头子

白胡子是经验之一:他的诚实

是大小不一的盾牌 如橘子挂枝头

如钢琴一眼被认出 从眼药水至

橘红平息 无非十天之内

脚踝受伤、头顶自动发黄

6325a952ly1ff7do3hvq6j20qo0zkacn

相关阅读 诗歌评论

编辑:丰婷

搜索推荐